三千子觉得,女子学校里学生之间的交往是一种颇为奇妙的东西。比如说,明明大家每天都要碰头见面,却装出一副互不认识的样子,尽用书信来交谈。不过转念一想,又觉得这并非不是一大乐事。仿佛一旦说出口来,语言本身所蕴含的美妙气息就会陡然间消失流散似的。

​ ——『少女的港湾』

喜欢上女孩子,是不被允许的吗?

『FLOWERS』的背景设定正如很多 S 小说一样,圣彗星兰学院作为『INNOCENT』的存在,保护着受过伤害的少女们的成长,这些少女们所交织的感情如同被投射入真空之中,纯粹无暇。但是,少女们不会是一成不变的,每个人都会逐渐成长来打破『INNOCENT』的花园,这也就是春天的相遇,夏天的升温,秋天的坚持,冬天的忍耐,再到新年的春天再次盛开,于是少女们开始奔跑。

GRAND FINALE

想到去年的时候还在用 VNR 看着生涩的文本,不曾想到今年就能玩到汉化版的冬篇,实在难忍激动的心情刚出的时候就购买了游戏。四个 END 应该是只有 GRAND FINALE 和立花 END 能单独分出来说。

不得不说,GRAND FINALE 整体上来说实在是显得有点空洞无力,虽然说是从最开始就决定好的结尾,但在志水春夏秋三篇铺垫了很多细致入微的描写出来的框架在冬篇还是绷不住了,背后的真相如此之简单对应不上渲染得如此神秘的故事。

正如开篇引用川端康成的『少女的港湾』所说,或许在圣彗星兰学院中,需要戏剧式书信式的推进才比较符合少女花园的氛围,看完杉菜水姬的访谈之后我更确信了这一点。对于『FLOWERS』来说,重点并不是在于剧情应该如何合理,毕竟这样现代式少女氛围的学院生活就不怎么合理,而在于如何细致入微的烘托出这种氛围,把少女之间纠缠的情感表现出来。所以你可以看到,即便真由理就在美术室的隔壁教室,苏芳只是默默靠在墙上诉说倾听;即便只是需要隐瞒一些很简单的事实却需要让叶和小御门装成恶人;即便只是给巴斯奎亚家族扮演一个孙女的角色却需要一年都不能上课;即便真相只是一个稍微自私的人想要满足自己的愿望罢了,却渲染得如此神秘而又感动,实在是配不上春夏秋的内容。

但是,一个这样单薄的剧情,带来的感动也是真实不虚的,它来源于圣彗星兰学院里每一位Amitié的努力,少女们的成长和纠缠在一起的感情 —— 初春樱花树下绽放的百合,夏天水池边盛开的蔷薇与杜鹃,晚秋开出墙外的让叶与娜丽花,暖冬坚持的紫荆与花菱草。少女们的细腻的情感与坚实的成长填充了这段剧情,丰富了『FLOWERS』这个系列的韵味。

天に行われるごとく、地に行われるように

——承行于地,如于天焉

「承行于地,如于天焉」这句话的意思是,希望神的旨意既能通行于天,也能通行于地,如果去掉了『尔旨』,那么主语不再是神,这句话代表了真由理的决心与内心的呐喊。喜欢女孩子是不被允许的吗?对于真由理来说,或者每一位少女来说,都不需要神,不需要受到任何人的支配,按照自己的意志生活。

—— 三月十六日。

我的生日。

以前曾有人为我庆祝过生日,也曾有人彻底无视过这一天。

对我来说,每次都往我的年龄上加一笔的这一天不算好也不算坏。

如果无人为我庆贺,我不会感到遗憾;如果有人为我祝福,我也会为了照顾对方的感受回以微笑。

但是,

来到这里就读之后,和其他同学一起筹备过那么多庆生会的我,现在明白了。

庆祝生日并不单纯象征着又长一岁,而是代表着你我此刻正在交流。它是赞颂当下,祝福此时此刻的仪式。

我想珍惜眼前的这份相遇。

……

苏芳 「没有什么不可以的。一个人喜欢上另一个人的心情是无法停止的。」

真由理 「—— 果然还是比不过苏芳啊。」

立花 「真由理,苏芳同学。」

立花 「一起唱吧,我们最真诚的话语和思念,全部都在歌里了。」

立花END

从春篇开始,感觉最心疼的就是立花了,她的 END 总是有种谜样的 BADEND 感。在我的认识里,立花是最『普通』的角色了,她并不像苏芳那样美到令人艳羡,不像真由理一样自由,不像艾莉卡一样直率,不像千鸟一样随性,不像沙沙贵姐妹一样活泼。老实说,立花不像其他人一样闪着异样的光芒,但是她的认真让她成为了支撑起苏芳一切的『朋友』,成为苏芳最重要的精神支柱,她的成长是所有人中最值得看到的。

立花 「我是 —— 我是被你救了。是你告诉我,我可以保持现在的自己,不需要踮起脚去逞强。我可以慢慢长大。」

立花 「所以啊。虽然艾莉卡同学叫你去把真由理抢回来,但我觉得…… 如果苏芳同学能接受,真由理也是这样希望的话,现在这样就是最好的了」

所以,两个人接受洗礼,成为了圣彗星兰学院的教谕。这在我看来,更像是 BADEND 了,两个人为了坚持三个人的Amitié,留守在这片守护少女的花园之中。对于 S 小说,毕业等于少女们成长最大的契机,这是她们去面对现实,脱离温室的考验。放弃毕业选择坚守,亦如殉情一般,溺死在美好的幻想之中。

三个人的Amitié是正确的吗,对爱情来说,第三者的出现意味着有一人要主动选择放弃,而立花就是选择了放弃的一方。